首页 > 历史军事 > 布衣天国 > 布衣天国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下载电子书  加入书签  本书首页  收藏到QQ书签  添加到百度搜藏 

第三百零七章 出京

作者:周一大魔王    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

    第三百零七章·出京

    这盗洞,本来就是给身材矮小、胡玉华嘴里所为“手艺人”进出别人家祖坟用的,所以竹清怡就再是想左躲右闪,也免不得出了狭长又阴暗潮湿的盗洞之后跟柳彪之前一个模样了,除了那张清美的面容之外,其他地方也都是污泥一片。

    几个人从盗洞中蜷着身子挪了约有大半柱香的时间,才看到前面的亮光,等一个个从出口出爬出来之后,便是之前胡玉华所说的淮王府的那座库房,

    “这......这不是你说的那个淮王府的库房吗?怎么又回到这儿了?不是带我们出城吗?”

    柳彪虽然没进过淮王府,但是看着周围堆着满满当当的杂物,哪还能认不得这库房。

    自从在大狱见了柳彪之后,郝越本着只要柳彪反对的他一定支持,只要柳彪不认同的他一定能接受,只要柳彪咧嘴的事儿他一定挑眉头的“三只要”原则,转头呛他道:“你知道王京的城墙地下有多深吗?那夯石头硬的很能挖得动啊?再说了,这儿到城墙根儿得有多远?还怎么不带你们出城,你怎么不问我为啥不挖到太原去呢?”

    “哎你这人.......”

    “好了!你们两个大男人有完没完的?”

    这回倒用不着胡玉华开口的,一旁的竹清怡已经是柳眉倒竖、俏脸微寒的忍不住嗔了他们起一句,然后又回过头问胡玉华道:“这位兄弟,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出王京呢?”

    对于对这两个人都不太熟悉的竹清怡来说,看起来还是那个话不多的胡玉华靠谱一点,

    胡玉华不负所望的朝着外面一指,“我之前已经跟淮王府的人打点好了,咱们就跟着赵管家,他跟南门城的守将还有些交情,到时候不会为难我们的。”

    “好。”

    竹清怡搭眼看了看外面已经有些昏暗的天色,“纷乱之地不宜久留,咱们就快些出京吧。”

    几个人听着竹清怡的话七拐八绕的走出了库房之时,那个胡玉华口中的赵管家已经在门外的院落里等着他们了。

    赵管家人不胖,个子高高的,一眼看上去就是那种极为朴实陈恳的模样,

    而他所处的院落里,如果不是胡玉华提前说,竹清怡和柳彪还真没看出来这满地黄叶、倾颓苍凉之色尽显的地方,居然是大夏堂堂淮王府。

    “这王府......也太寒酸了吧?”

    柳彪看着身旁亭台里斑驳的不成样子的四根漆木柱子,撇嘴说道,

    这次郝越倒是出乎意料的没有践行他的“三只要”原则,估计把这淮王府的破败之感自己也看在眼里了。

    走在前面的赵管家则叹了口气解释道:“让诸位见笑了,原本咱们这淮王府,也是京中有头有脸的景致院落。但是自从德王离京、雍王便控制了整个京城之后,就大不一样了。毕竟这世上有眼色的人多的是,根本不肖雍王开口,宗府之人就已经开始裁减两府里的常备佣人和侍女了。一直到现在,这整个淮王府里,可就剩下两个门房和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这么大一个宅子,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唉,愧对王爷啊。”

    没想到这老头儿虽然年迈,脚下还带有点跛,但却还是个忠仆,

    柳彪心里这样想着,嘴上也就没再不识趣的瞎搭茬,三个跟着赵管家绕过一排排的屋殿,朝着府门外走去,

    虽说淮王府已经不复往日荣光,气势是没有了,但是至少这恢弘还在,几个人从偌大府院中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然已经是全黑下来了。

    刚一出门,就看到一对甲胄鲜明的北军士卒手持长戈,急急忙忙的朝北城的方向赶过去,

    而他们对于这站在淮王府门口相当突兀的五个人,居然看都没看一眼,想必还是现在城外的满目烽火,更让他们着急吧。

    “几位,请跟我来吧。”

    赵管家引着他们几个,走过原本熙熙攘攘,现在却已经是空无一人的街巷,快步朝着南门而去。

    “看来城外的辽人,真的让雍王上了心火了。”

    竹清怡看着那像是躲避他们一样被已经透着些许暖意的寒风飘零在空中的枯叶,听着耳边再清晰不过的喊杀声、金戈交鸣声,低低地对着柳彪说道,

    柳彪点点头,“必然是了,我在兰州的时候,是跟辽人交过手的,这些契丹人的战力之强,却对不是安逸惯了的兵油子们想得那么简单。而且我在北军的时候,接触过京中的这些将领,我看呐,一个个拉到战场上全都够呛。”

    对于王京之中的将领,柳彪是相当不看好的,但是现在最让他担忧的就是那个所谓的南门守将,

    不过介于赵老管家和胡玉华之前接洽的事儿,自己又不好贸然插嘴质疑,正好趁竹清怡和他说话的功夫,把这事儿倒先跟她挑明了说,

    “我说,现在到处戒严,就算是之前真有跟淮王交好的守将,这节骨眼儿上也早就换人了吧?这南门那边......能靠谱吗?”

    竹清怡听完冲着他嘴角一挑,低声调笑道:“柳大将军现在可不同往前刚来王京的时候了,怎么也变得如此机警了?”

    “哎呀我跟你说正经儿的呢!”

    “我和你的看法一样,对于这个南门守将可是没有寄予太多的希望。”

    竹清怡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柳彪的看法,然后转而又接着说道:“不过,咱们现在也没有别的出城办法,且先过去看看吧,到时候你机灵这点儿,看我的眼色行事。”

    “好,听你的。”柳彪点了点头。

    南城门的距离倒是不远,几个人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城下,

    城前的守将邝武跟之前在淮王府中的赵管事一样,已然是早早的带着两个士卒等候在了城门口,老远地就一脸笑颜朝着赵管家挥舞着粗壮的手臂,

    “老管事你可来了,邝某可等了你小半个下午。”

    “实在是对不住,淮王的几位朋友有事耽搁了。”

    赵官家很客气的朝着邝武拱了拱手,“那......我们这儿就不耽搁邝将军的军务了,咱们快快出城吧。”

    “嗳~”

    邝武一脸胡茬子的咧嘴一笑,朝着赵管事把手一摆,然后朝着身后高耸的城墙外面指了指说道:“就算是我现在让老管事出去,老管事也出不去,外面辽人围城正紧,你们出去不是进了狼窝了吗?照我的意思,你们几位去瓦屋里稍坐,这边攻势停下,这边就能带你们出去了。”

    柳彪朝着邝武所指的那不远处几座透着火光亮的低矮瓦房看了一眼,然后有抬头瞅了瞅城墙上一个个手持长戈面北而立的兵士,紧接着带着眼中的狐疑朝着竹清怡看去,

    而此时的竹清怡也刚好把目光射过来,两个人不着痕迹的相视而笑。

    作为守将的邝武都这样说了,赵老管家自然没什么好讲的,毕竟外面的厮杀声历历在耳,

    所以虽然心里面着急,但是也只能照他所说的,带着身后的四个人慢吞吞的朝着邝武所指的那几件瓦房走去。

    这一行人竹清怡是走在最后面的,她左右看了看趁着没人注意,迅速的朝着柳彪的胳膊轻轻的戳了一下,然后冲着他抬眼往走在前面的胡玉华那儿一挑,

    柳彪会意,朝她点了点头,快步赶上前去悄悄地拽住了胡玉华的袖子,

    胡玉华被柳彪这么一拉也是纳闷儿,刚要转头开口问,就被柳彪一脸神秘的噤声手势给打住了,紧接着听凑到他耳朵边的柳彪低语了几句。

    一边说着,一边就看到胡玉环那双小眼睛瞪得绿豆那么大,然后眉头皱了皱看着柳彪,抬起手又朝前面毫不知情的赵管家和郝越指了指,意思是打算告诉他们俩,

    但是柳彪却忙朝着他摆摆手,冲身后一指低声道:“咱们听这丫头的,总还是要留两个假戏真做的不是?你心里有数就行。”

    胡玉华听完重重的一点头,没出声的朝着柳彪做了个了然的手势。

    就这样

    前面两个蒙在鼓里的,带着后面三个心里装着事儿的,几前几后很快就走到了那邝武所指的瓦房处,

    似乎是邝武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一样,门口的兵士一看到赵管家过来,忙把那张原本严肃的脸变得和善了许多,跟着同样在门口值哨的同伴交代了几句,然后带着他们一行人走到了最里面的一件小屋子里。

    “我们将军吩咐了,几位都是淮王的贵客,可不敢怠慢了,几位且稍坐,我去给几位弄些个汤水来暖暖身子。”

    说着,那兵士一手攥着胯刀,一手朝着小屋子里的一方小木桌一指,客气的说道。

    “好,好,真是有劳你们了。”

    赵管家不满皱纹的脸一笑起来更是像一张搓皱了的粗麻布一样,也是极为不好意思的朝那兵士拱手道谢。

    柳彪就没那么客气了,转身一步迈进了屋子,竖着小圆木桌子周围摆上的五把椅子,颇有深意地笑着对竹清怡和胡玉华道:“看见没,椅子都是正正好好的。”

    竹清怡没有接话,淡淡一笑,俯下身子朝着椅子上轻轻的吹去浮灰,然后才缓缓地坐下,

    而胡玉华可就没有那么讲究了,嘴里一屁股就砸了上去,嘴里还骂骂咧咧道:“哎,这不知道这人心都是怎么了,怪不得说宁做太平狗,不做乱世人呢。”

    郝越看着他们三个各不相同的表情,一脸疑惑的问道:“你们三个这是怎么了?怎么说话没头没尾的?”

    站在一旁还没坐下的柳彪把嘴一咧,轻笑一声应他道:“没事,我们心中郁愤难平,感慨一下人生,待会喝口热汤就好了。你可得多喝点,今天你可是出了大力气了的,大功臣要多补一补。”

    一旁的竹清怡自然听得懂柳彪的揶揄,实在是没忍住,“咛”的一声笑了出来,

    弄的郝越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柳彪到底好话坏话啊?怎么还笑起来了?

    想不明白的郝越按照“听不明白的话都是坏话”的处世准则,便不再接话,没好气了瞥了柳彪一眼,就别过了脸去。

    “几位久等,热汤来了。”

    刚刚那兵士端着个破木头扁托盘,店小二似的吆喝着就进来了,把托盘上的五个满满当当冒着腾腾热气的碗往桌上一放,然后客气的一人端给了他们一碗。

    这看起来红乎乎的碗中汤水,也不知道是拿什么做的,反正就算是里面没什么猫腻,竹清怡都是不会喝的,

    而柳彪却是因为心中有数,只是敷衍着把碗接过来端在手里,并没有要往嘴里送的样子。

    有意思的是,那兵士把碗放下,并没有要出去的样子,反而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几个,在柳彪看来倒像是在监视他们喝下去一样,

    “诸位尝尝吧,红豆熬的,香着呢。”

    “嗯,嗯,好,好。”

    柳彪微笑着,闲庭信步般的慢慢悠悠朝着那兵士的身后踱了两步,避开那兵士的目光所及之后,朝着正在看着他的胡玉华使了个眼色,

    事先已经通过气儿的胡玉华马上明白过来,也是换上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站起身来把那兵士的肩膀一搂,

    “对了小兄弟,我有个事儿想要打听打听,哎走走走,咱们外头说去。”

    一边说着,一边胡玉华连拉带拽的就把那兵士往外面扯,

    那兵士哪拉的过结实有劲儿的胡玉华?

    “哎哎哎~”

    被胡玉华那粗壮的胳膊拽小鸡仔儿似的就给拽出了屋外。

    “神神叨叨的,没个正常的。”

    郝越看着胡玉华有些反常的行为,不明就里的嘟囔了一句,然后手里端起面前的汤碗就要往嘴里喝,

    “啪!”

    “让你喝你还真喝,刚才怎么没见你这么听话?”

    柳彪倒是眼疾手快,一把就把郝越端在手里的汤碗重重地按回了木圆桌上,估计这个海碗质地还是不错的,不然冲柳彪这没轻没重的劲儿,准能给拍个粉身碎骨。

    这下本来就对柳彪不满的郝越可是大不乐意了,恼着脸直接把搭在身后的那“镰刀”抄过身前,“嚯”的一声站了起来,朝着柳彪面前一指,怒骂道:“你他妈的有完没完,再一再二不跟你计较还来再三了?”

    然后另一只手“咣”的一下重重的往桌子上一砸,砸的五个海碗里的汤水不甘寂寞的溅的到处都是,

    “你把老子碗里的汤弄洒了多少,今天就得给老子重新盛回来多少,不然老子今天就帮你在这儿选个风水吉穴!”

    看着郝越恶狠狠的样子,柳彪倒是满不在意把自己面前的汤碗端起来往他的面前一放,揶揄着笑道:“好好好,你要是想喝连我的这碗都给你,就怕你有命喝没命拉出来!”

    没待郝越发作,倒是坐在一旁的赵管家听出了柳彪话里的端倪,皱着那即便没有表情也不怎么平整的眉头,端起面前的汤碗在鼻子边儿嗅了嗅,然后开口问对面的竹清怡道:“这个汤.....是有什么问题吗?”

    竹清怡倒是好像旁若无人的样子,一直在低眸沉思着什么,听到赵管家的话,她才缓缓地才抬起自己那修长的睫毛,看着怒火满脸的郝越和一脸讥讽样的柳彪,

    “吵啊!你们两个接着吵啊!”
阅读设置

鼠标滚屏说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设置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① 精彩小说《布衣天国》连载于天书中文网,更多关于《布衣天国》内容, 请关注天书中文网。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www.tszww.net)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布衣天国》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布衣天国》(作者:周一大魔王)及有关此小说《布衣天国》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布衣天国》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布衣天国》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周一大魔王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